安康创新创业网欢迎您
   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综合信息 » 文化旅游 » 原创文学 » 正文

父亲的辛路历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7-15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旬阳县委党校 华开升  浏览次数:524

父亲生于1940年正月初一,汉族,系旬阳县棕溪镇华峡村农民;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,是辛勤劳作的一生,是操劳的一生,是与苦难、贫穷抗争的一生……,同时又是充实的一生,是劳有所得、小有成就的一生,是助人为乐、受人敬仰的一生……
 

父亲生于旧社会,经历了中国社会的大变革,对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怀有深厚的感情,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充满了高涨的热情;为了生计,他一生学会了看客、敲锣打鼓、拉二胡、唱汉剧、倒铧、打铁、做瓦、做砖、烧制砖瓦、烧玉米酒、杀猪等十几种手艺,为家乡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。姊妹八个,他排行老二,下有六个弟妹;8岁在武王庙上小学,由于家庭成份不好,加之爷爷奶奶体弱多病,弟妹们年幼,家里缺乏劳力,仅仅上了五年半的学,就不得不回家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稚嫩的肩膀过早地承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。

  由于家庭成份低,经常受到生产队个别别有用心人的各种指派、整治、修理,因此父亲就是在心灵上饱受屈辱、煎熬、白眼、心酸,身体上承受着劳累、困苦的环境中长大的;他天天看着同龄人无忧无虑、上学、放学,自己总是有干不完的活,替爷爷、奶奶干活、送信、罚站、接受各种批斗……,等等,这样的环境折磨着他,锻造着他,使他一天天长大,造就了他坚毅的性格、勤劳的习惯、包容的心态和永不言败、积极向上的精神。那是1956年冬天的一天,大队部又要开批斗大会了,奶奶一早起来煮了玉米、红苕糊嘟,一家人一声不响地草草吃完饭后,他陪着爷爷、奶奶下山了;由于奶奶是小脚,走起路来非常吃力,他就时而拉着、时而背着奶奶,花了近两个小时,才走到了峡口子的大队部,他找了些麦草,让爷爷奶奶坐那休息,他又照旧代替爷爷去山上捡柴,为晚上的批斗大会提前生火,供参会者取暖;批斗会终于结束了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,他一边拉着、背着奶奶,陪着爷爷,一边劝着二老勇敢地活下去往山上回了,等回到家里已是半夜三更了;这时的父亲,只是一名十五六岁的青少年。在家里最困难、揭不开锅的时候,是石窟陈宗智舅爷卖了自家四副土料和家里一些祖传的盘子等,及时进行了接济,他让我们一定要记住老卫家的恩情,记住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;就是这样,在好心的亲戚朋友的帮助下,在一大家人不屈不饶的努力下,他们姊妹八个一步步长大成人了。

  1961年腊月24日,父亲和母亲经人介绍,走在了一起,随着我们姊妹五个的相继问世,父亲又承受着更大的考验;那个时候,是大锅饭,我们一家七口几乎全靠他一人挣工分、分口粮维持生计;为了多挣工分,无论是生产队修梯田,还是三线建设修公路,他冒着生命危险,抢着干制作炸药、装火炮、点火炮等高危险的活路;被大队部抽去打过铁、倒过铧、修过洞子、造过梯田,给生产队做过砖、烧过瓦;即就是在生产队干农活,他干得仍然是最重的活,别人歇火,他就去打猪草、拾柴火,儿时的我经常陪妈妈在大道场等父亲回家吃饭,远远就看见他背着向小山一样的背篓,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步回来了;下雨天,出不了工,他要么在家打草鞋,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劳动时一直穿着自己编织的草鞋,要么就披着塑料布出去挖自留地、打猪草、拾柴火,一天到晚几乎没有一刻闲着;晚上,偶尔他闲下来,就取下他心爱的二胡,拉上几曲小调,吼上几句汉剧,这时我们一家围坐在一起,开心地欣赏着,生活的压力、所有的不如意都暂时消失了。我想那不仅是他在打发时光、寻找乐趣,更重要的是他想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生活的辛酸、身心的疲惫,把快乐、祥和、幸福的氛围营造给家人,好让我们健康、快乐地成长。
残酷的文化大革命也波及到了我们华家山,在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的操纵、教唆下,我父亲被以郭昌奎为首的造反派打成了“资本主义尾巴”的典型,成了“被割”的对象,给我父亲扣以“辱骂贫下中农、破坏生产、散布反对社会主义右派言论、不承认阶级差别、扩大自留地、上工时间干私活资产阶级思想严重”等罪名,先后在生产队、生产大队、公社召开群众大会进行批斗;公社的那次批斗大会在枣园杨湾小学举行,全乡的教师、干部、大队、小队干部两千多人参加,会上让他做了检讨,可以想象,在那次会议上,父亲的自尊心受到多大的创伤;在最困难的时候,还是卫家人施以援手,丁家坡我舅舅丁义凯及时对父亲进行了开导、鼓励,让外爷经常给我们送来吃的、用的,还把我接到丁家坡,住了两年。

  后来国家政策好了,取消了成分差别,改革开放、允许做生意了,为了尽可能给我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,父亲先后贩过猪羊,做过粮食、山货生意,开过酒厂,办过猪场,因为没有足够的底垫金,加之生性厚道、实诚的个性,终就没能实现大富大贵、改变命运的愿望;1983年前后,父亲在贩玉米时,发现用玉米烧酒,酒糟子喂猪,是个不错的商机;于是,他请来两个四川烧酒师傅,在峡口子开办了酒厂、猪场,一度烧酒库存一千多斤,生猪存栏十余头,生意有了一定的利润;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,由于当时母亲在家里照顾我们,为了省钱,酒厂就由他一人配合两个四川师傅,一切杂活都由他干,包括做饭、收拾生活起居等,粗糙的一日三餐,加之他把仅有的资金都用在了购买原材料上,没有及时兑付师傅的工资,三人之间不和谐的因素在与日俱增,暑假里的一个晚上,罪恶的事情不幸发生了,两个四川人乘着父亲回家取晒席,他们用钢钎捣毁了九个盛着一千多斤酒的坛子,把正在发酵的玉米糟子撒了一地;第二天一早,我和父亲从山上下来,打开房门,看到这一幕,我懵了,父亲一边骂着,一边叹着气,一边尽力收拾着一切有价值的东西;收拾完后,他让我看着场子,自己开始了茫无目的的寻找仇家;那时候没有电话,没有车子,整整两天两夜,他靠着两条腿跑遍了山前岭后,到过沟元的赵河、烂滩沟、棕溪、县城火车站、汽车站、蜀河车站等等,他觉得四川人可能去的一切地方,他都去了,第二天半夜,父亲把我从睡梦中叫醒,递给我一个面包,问我一个人睡这里害怕不?两天时间,老父亲黑、瘦了许多,从他的眼神里,我察觉到了万般无奈、无助和绝望,那种感觉深深地刺痛了我,至今难忘。
 
  父亲用做生意、办猪场赚来的钱,加上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,分三期建起了我们现在居住的砖木结构、三间正房、四间厦子的新房,这房子无论是从选址、居住的舒适度,还是质量、结构在老家都是数一数二的。不管是我们兄弟娶媳妇,添置家当,还是姐妹出嫁,置办嫁妆,他总是不甘落后,均按风俗置办的漂漂亮亮,让我们做儿女的很是风光;就是现在,我们在城里招呼客人,经常喝的还是老父亲烧的柿子、拐枣酒;他进城去看我们从不空着手,要么带着鸡蛋、馍馍、豆腐、豆豉,要么带着绿豆、黄豆、洋芋等,我记得有一次,我妈不在家,家里实在没啥带的,他就扛了个大南瓜。

  其实父亲也有一些机会可以走出农村,成为一名公务人员的;50年代末,他先后参加了生产大队的民校汉语拼音教学,被县文教局评为先进工作者,出席了省第二次工作者与普通话大会,荣获了二等奖,被抽调到原小河区从事汉语教学,后又调回原长沙公社继续从事汉语拼音教育工作;1983年,由于他懂汉剧、能拉二胡、擅长敲锣打鼓,被抽调到原长沙乡文化站从事群众汉剧文化工作,但由于工资待遇低、家庭负担重和出身成份低、个别人整治等原因终未能走出大山;这也是父亲一生最为遗憾的事,到了晚年经常自责没能给兄弟姐妹带好头、起好步,打出一片家族天地,没能给儿女们创造更好的条件,没能让大姐、大哥、小妹念成书,日子过得相对艰难。

  父亲一生非常重视我们的学习、教育、健康成长,他对我们承诺,只要我们努力学习,他就是吃糠咽菜,也要把我们供包出来;我读大学的那两年,家里过年杀猪,仅留下猪油、猪头、猪下水等角料,好肉都背到市场去买了,给我凑学费;包括母亲在内,父亲从不让我们干重活,我记得不管是背东西,还是掂柴草,他总要自己先试一试,总是说“你们正长身体,别压坏了”或者是“你们没习惯干农活,有危险”,即使有时候,我觉得太轻松了,他也宁可自己压得步履蹒跚了,也不让我们多背一点;记得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,家里快没有盐、煤油等日用品了,父亲就带着大姐、大哥和我,扛木柴到小棕口供销社去卖,走到河城子哪里,我一不小心,木头掉了下来,砸在了我的脚上,伤了筋骨无法走路,父亲就一趟背着他那份,一趟背着我和大哥码在一起的那份,来回地跑,让大哥背着我,艰难地继续前行,为此,老父亲心痛了好长时间,自责了好多次,说我年龄小,不该让我拿的那么重;就是现在,我们偶尔回家,他仍然坚持不让我们干活,他说:“你们上班很辛苦,回来就好好休息,散散心!这点活,我和你妈慢慢来”!偶尔他上县,也是仅仅看看儿孙们,急忙火燎地办完要办的事,就回老家了;他从不张口问我们要钱,我问他需要钱不?他总是说有钱,有时候,硬塞给他,他又说太多了,用不了;由于华家山条件差,多年来,我一直劝二老上县居住,二老总是找各种理由,婉言拒绝;2006年底,我们兄弟硬是把他们接到了我家,勉强在我家住了一年,就不辞而别了;其实他们的良苦用心就是,只要自己能动得了,就绝不给儿女添麻烦;父亲已76岁高龄了,依然在老家和母亲过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、自食其力的生活。

  父亲生就一副古道热心肠,总是热心帮助他人;不管是谁家,也不管是脏活、苦活、嘴皮活,只要找到他,他就义不容辞去帮忙;年轻时他凭的是勤劳、一把好力气,上了年纪,他凭的是自己能敲锣打鼓,会看客,有一颗公正、善良、智慧有威望的心,山前岭后、左邻右舍,盖房子、搞建设、红白喜事,都请他去帮忙,亲戚家闹矛盾、吵架、捣蛋,家庭有困难,请他去处理,因而受到了亲戚朋友、乡邻们的交口称赞和尊敬,他自己也高兴,引以为荣、乐此不疲;由此可见,老爹的晚年是幸福的,是充实的。2014年春夏之交,我们院子华向忠老人家去世了,75岁的老爹,依旧委以重任,忙前忙后,又是打响起,又是看客;我也刚好回家吊唁,看着老爹瘦弱的身体、沙哑的声音、气喘吁吁的身影、不听话的眼睛,连读“执事单”都显得非常吃力,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帮着给读了“执事单”,即就是这样的身体,他仍然两天一夜没合眼,坚持把事情给人家顺利办了下来。

  这就是我们的父亲,他一生把苦涩、烦恼、压力一个人吞下,把幸福、关爱、快乐留给了我们,象华家山一样厚重的父爱,伴随着我们长大,激励着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;把乐善好施、助人为乐、与人为善、吃苦耐劳、锲而不舍、不屈不挠的精神传承给了我们,我们一定要把他的精神发扬光大。

  (尊重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)


 

 
创新引领发展,创业赢得未来。更多资讯和服务,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 
 
 
[ 综合信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综合信息
点击排行
CopyRight 2013--2017 安康创新创业网
网站管理员QQ:316335556 投稿邮箱:akfzw@qq.com
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,所采用的信息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