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康创新创业网欢迎您
   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综合信息 » 文化旅游 » 原创文学 » 正文

那坡学校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12-10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杨孝琴  浏览次数:240
  那坡,是个地名,在我家院子西南,我们全院人都习惯称它“那坡”。那坡学校位于该地的东南方向,是我父亲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发动群众修建起来的,为了方便咱组上小孩子上学。

  学校是三间土墙石板房,门前的大院坝既是学生操场,也是咱组社员打粮食的场子。上学期间,我们每天早上听着老师口令一圈一圈跑步,将操场踩的光溜溜的。
 
  等到全组庄稼成熟,村民背回来倒在在操场上摊开晒,豌豆一块儿,麦子一块儿。太阳晒红了,豌豆壳炸开叭叭响,麦芒、麦秆蓬起来,妇女们就扛着连枷,相对站成两排,交替拍打,豌豆颗、麦子粒全都蹦出来。打过上面一层,拿起扬叉翻个底朝上,继续拍打,直到把粮食颗粒全敲出来。接着,挑去秸秆,将一地混杂着豆荚或者麦芒麦子壳的果实攒成一堆,筛去大渣,过个风车,簸干净,倒在篾席上晒。这个过程叫“打场”,我们透过教室窗户看得清清楚楚。每当此刻,老师总是提高嗓门提醒大家要“注意听讲”,可是连枷、风车、簸箕、筛子演奏的丰收歌儿和新豌豆、新麦子的香味成了分散注意力的强烈诱惑,老师的话拉不回顽皮学生扭向窗外的头。
 
  记得有一年端午节早上10点多,我家对门的主妇在学校操场观看晒席上的麦子,手里拿着一个冒着热烟的油旋子馍,边走边吃,馋的调皮鬼贵子同学直流口水,情不自禁地喊叫:“呀,吃新馍馍了!”老师见课上不下去了,立即讲:“现在准备放学,请各位同学回家时注意路途安全。回去欢欢喜喜过个节!”话音刚落,同学们一哄而散。
 
  来年春天,阳光暖暖地照耀着那坡学校,操场边的柿子树上新叶子亮晶晶地在清风中抖动,鸟儿们把在枝头欢唱。中午,社员们来安装木制搅绳器,从各家各户抱来搓好的细草绳,分别将两头挂在搅绳器木勾上,两头两人同时搅动木勾,合成指头粗的、刀把粗的、拳头粗的杆子绳。搅动木勾的过程就像变魔术,很快地将许多细绳扭成一条条更加紧密结实的大绳,用于牵牛、抬石磨、抬石磙等重大生产劳动。现在想起这仍被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所折服。
 
  那坡学校是我的启蒙学校,教师是我的碎大。记忆中,碎大的办公区域就在教室的东北墙角,办公桌和我们课桌一样,坐的是和我们相同的长条板凳,桌子上老摆着一摞摞学生作业本。每当下课,他就坐在那个墙角批改作业,上课时间到了,他拿起铃铛使劲摇,学生们就飞快跑进教室。我是这所小学里最听话、最爱学习的孩子,碎大讲的字字句句就像圣旨,是我的遵循。课堂上我专心致志,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是写作业,哪怕不吃饭也要把习题作完。有时寻猪草、推磨耽搁了,晚上家人睡了,我点着煤油灯写作业。母亲一觉醒来,发现堂屋的灯光,便喊叫我睡觉,我只答应,但坚持写完才熄灯。冬季钻进被窝,妹妹直吵我“冰死了”。见我是个书呆子,母亲干脆就不安排我做家事,腾出时间给我读书学习。冬季,因为听课太专注,心跳、脉搏放缓,我的手、脚被冻肿、冻裂,第二年暮春才能痊愈。因为刻苦认真,换来每次考试第一,奖状贴满了咱家堂屋墙壁,还同时当了班长、学习委员、少先队中队长(碎大是大队长),自习时间帮碎大管理学生。
 
  时光荏苒,一转眼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,村里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,土地、山坡经营权分给各户了,大树卖了,制瓦厂卖了,原本储存公家粮食的公房卖了,抽水的机器卖了,队里的油坊卖了,公家响器卖了。后来,贾岭梁上的村级完小建成,撤掉王垭学校的四五年级,那坡学校的一至三年级,全村孩子统统去贾岭梁完小读书,那坡学校闲置了。再后来,那坡学校被卖掉了,成为私有财产。
 
  新户主男主人常年在外务工,女主人先是勾引村里比她高一辈分的杀猪匠,接着和邻村的兽医搞上了。兽医也比她高一个辈分,大她18岁。女主人由此落下了淫妇、贱妇、荡妇的骂名。要是村里谁指责她行为不端,兽医就配些毒药包在包谷壳里,深夜塞进人家牛圈毒死耕牛。
 
  腊月,男主人回家过年,淫妇煮了一晚鸡蛋,放上毒药端给自家男人,男人估计碗里有毒,接过来倒在地上,淫妇抡起杠子打跑了男人,关上门和兽医偷情。此后,那个可怜的男人便一直辗转于各个建筑工地,不敢回家。没过几年,男主人从工地在建的高楼上失足摔下,当场殒命。
 
  男主人一死,兽医明目张胆和淫妇过上事实夫妻生活。为了长久姘居,兽医使诈药死了自家的女人,心甘情愿为淫妇做奴仆,受她役使。随后,人们都回避那个地方,种地、收庄稼、放牛羊等宁肯多走许多弯路,也不愿走它附近的近道。
 
  荡妇迁移住址,拆掉了学校的屋顶、门窗,剩下四堵残墙。我回家,远远看过几次残墙,脑海里总有残墙上下都被淫妇涂抹上了屎尿大粪的感觉,犹如一个遗臭千古的淫妇标本,在那里呲牙咧嘴,令人作呕。从此,非常非常厌恶那个地方。
 
  瞎混了七八年,淫妇玩腻了兽医,对他颐指气使,兽医怀恨在心,设计药死了淫妇唯一一个儿子,淫妇赶走了兽医。害死了结发男人、亲生儿子,淫妇无法在家乡待下去,像蚂蝗缠住鹭鸶脚一样缠住了一个城郊男人,彻底消失在咱乡亲鄙弃的目光里。
 
  记不清是哪一年,我路过那坡,残墙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茂盛的菜地,油菜正绿的可人,新生事物的纯洁和蓬勃气儿熏染着周围的一切。阳光下的菜叶欢欣地颤动,好像在说:“这个地方干净了,你又来了!”
 
  心灵和品德,时时刻刻都需要一方净土来滋养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本文编辑:木婧
 
创新引领发展,创业赢得未来。更多资讯和服务,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 
 
 
[ 综合信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综合信息
点击排行
CopyRight 2013--2017 安康创新创业网
网站管理员QQ:316335556 投稿邮箱:akfzw@qq.com
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,所采用的信息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Powered by DESTOON